【妖夜】有琉 – 名為初戀的你

白花,紅花,黃花。
將地上的花朵細數過後,她把樣貌比較好的輕輕摘下,將莖與莖捲曲纏繞在一起。白、黃、白、紅、白……

有琉仔細的將花與花結在一起,編織成圓圈的形狀,久而久之花冠的樣子緩緩成型。看著手上的花冠,有琉有些滿足的笑了笑。

要是帶在那個人的頭上,一定很好看吧。不曉得那個人會不會喜歡花冠?會不會稱讚有琉的手很巧?會不會跟以往一樣,笑著摸摸我的頭?今天會不會來找有琉呢?

忽地身後吹起冷風,但心頭上卻一點也不曾有受寒的感覺,她知道是她在等待的人來了。雀躍的轉過頭,那位名為明的白髮少年果然就站在有琉身後,露出了她所熟悉的苦惱笑容,邊往她的方向走過來。

「明哥哥!」
有琉站起身,帶著手上剛剛做好的花冠,小跑步的往明的方向跑去。就像以往的見面一樣,明的手指直接捏上了還有些雀躍的女孩子那柔軟的鼻頭,有些冰冷的觸感讓人感到熟悉與安心。

「不是叫妳別一個人出城嗎?講不聽。」
有些無奈的語氣,明在有琉的面前蹲下,一如往常的摸摸女孩的頭,而女孩則是笑嘻嘻的抬頭看著少年。

「因為只有在這邊才能碰到明哥哥嘛。」

「你就不怕我沒來,妖怪又出來想吃掉妳呀?」
摸著有琉頭的那隻手突然加大力道,將柔順的頭髮全數揉亂。明的臉上盡是擔憂的神色,還記得第一次看到有琉時也是在這邊,那些在郊區遊蕩的魑魅魍魎包圍住了面前的幼小女孩,才忍不住出手救人的。卻沒想到在那之後,有琉變成天天過來這邊等待,直到明忍不住出面,才會笑著乖乖回家。

「唔,可是有想要給明哥哥的東西嘛……」
有些無辜的說著,舉起手上的花冠,有琉雙腳一踮,將花冠往明的頭上一套。看著明楞了一下才往頭上摸的樣子,有琉忍不住笑得開懷。

「嗯……謝謝你的禮物。」也不是什麼危險的東西,而且摸起來編織的挺細緻的。明笑了笑,再次輕拍有琉的頭。
「不過,下次別再這麼毫無防備的過來玩了哦,如果碰到妖怪我又趕不過來,妳可就危險了。」

「可是,其他人又不跟我玩……而且明哥哥會保護我嘛。」有些喪氣的垂下頭,有琉微微噘起雙唇。
「即使我說有妖怪也不相信我,還說有琉是怪小孩。肯跟有琉玩的也只有明哥哥一個了。」

「小有。」有些苦惱的看著有琉,明的語氣有些沈重。
「即使如此,我也不可能一輩子就待在妳的身邊。我是跟妳不同的存在,雖然不會加害於妳,但本質來說我也是妖怪。」

「我不管,明哥哥就是明哥哥。」
眼眶有些溼潤,有琉不服氣的抬頭看著明。雖然在自己硬誘撒嬌之下明都會跟自己相處,然而每次都會重複提起這些事情。明明同樣都是有手有腳有著同樣的外表說著同樣的語言也可以傳達彼此的心意,頂多就是有著正常人所沒有的能力而已,為什麼每次都要把自己強調成不同的存在?

「…我知道了。」嘆了口氣,即使提了那麼多次有琉也不聽。明伸出手,摸摸有琉的頭,順了順對方的頭髮。
「至少下次別再郊外等我了,妳在城內我也比較安心。」

「唔……可是有琉不知道還有哪邊可以見到明哥哥……」低頭思考著,有琉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在城鎮內迷路。事實上自己是從家裡的後院破洞溜出來的,也不知道到底該往哪走才會到城鎮上。

「這個嘛……有琉在城門門口等我好嗎?禮拜三下午我固定陪著妳玩,就是不要一個人在這邊。」

「城門在哪邊?」

「……算了,妳帶我去看看妳從哪裡過來的吧,以後我在過去接妳。」
有些無奈的拍拍有琉的頭,讓整理好的頭髮隨風飄揚,明牽起有琉的手。

握緊明那筆一般人的體溫還要冰冷一些的手掌,有琉抬頭看著筆她高大許多的明。

「所以有琉以後也可以出來找明哥哥?」

「可以,就是不要一個人待在這裡了。」有耐心的再次跟有琉解釋一遍,明看著有琉那開懷的笑容,安心許多。

「那麼走吧,回家?」

「嗯!」

手牽著彼此的手,在那次之後每個禮拜三都是由明主動的去接有琉出來(即使有些訝異對方是從家裡後院溜出來的。)並一同度過下午的時光,而明也比較少再去提到妖怪與人類之間的差異話題。沒有怪異與人類的隔閡,兩人僅僅只是自然的相處著。

直到有琉被送入六生書院為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